信件内容
  • 姓      名:
  • 魏连军
  • 性      别:
  • 联系电话:
  • 15897977859
  • 电子信箱:
    地      址: 湖北省南漳县薛坪镇三景庄村
    来信主题: 临汾尧都公安局办案不力
    具体内容: 受害人魏连军,本人在2012年10月17号去临汾打工被临汾黑社会冯腰洲一伙对我进行绑架,先后打昏我几次,抢走我随身现金和银行卡,非法拘禁我24天,期间向我家人进行敲诈五万元钱,恐怖我老婆要不打五万元钱,就等着收尸,在绑匪冯腰洲一伙收到钱后,我才逃离黑窝,在临汾尧都公安局报警,由尧都公安局刑警队长单鲍凌队长主办,出警路上一位姓任的警官还让我给警车加200元钱油才肯出警,同时出警路上就抓住了冯腰洲的同伙叫朱章军四川人,现场从朱章军身上搜到了一个本子上面有犯罪团伙老大的电话以及冯腰洲的电话,任警官当场就和黑老大叫钟国通过电话,至于说了什么我不知道背着我打的,单鲍凌队长让我回家等消息,一等就是七年,毫无结果,先后去临汾七次,公检法三个单位拿我像足球一样踢来踢去,这帮黑社会老大到底和临汾尧都公安局是啥关系,敲诈我五万元钱去哪了,是没追回来?还是被保护伞黑了?为什么临汾市尧都区法院开庭判决朱章军冯腰洲时没有通知我出庭?为什么在法院判决下来之后没有向我下达判决书,导致我上诉期限超期,我无法进行上诉?为什么还有犯罪嫌疑人没有进行抓捕,为什么对我进行殴打没有对我本人进行赔偿,判决定性为非法拘禁,而并没有给我精神损害赔偿?为什么对我进行殴打,威胁我让我拿钱,最后定性却是非法拘禁,这明显就是避重就轻,我要求维护我自己的合法权利,请求临汾市尧都公安局对其他犯罪嫌疑人进行抓捕,还受害人我一公道。
    查询编码: 20190812-8998-3440537
    回复内容
    回复时间: 2019-08-12 15:57:11
    回复状态: 已处理
    回复内容: 您好,您的问题处于临汾市管辖范围,请联系当地政府